您当前的的位置:首页 >> 社工沙龙 >> 正文

社工游戏设计技巧

作者:济南社工协会 日期:2020-04-10 人气:15 加入收藏

文/成都市武侯区锦乐汇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李腾云

社工游戏在社会工作服务中起着积极的、支持性作用。游戏的合适与否,关系着服务效果的实现。一个好的游戏往往能让服务对象最大限度的放下防备,有效的融入互动、交流的氛围中,为社工同服务对象、服务对象之间的关系建立,提供良好的基础。设计一个合理的、新颖的游戏,在社工实务中,有着相当大的意义。

一、面临问题

1、游戏套路僵化,创新性不够
在具体的社工服务中,“大风吹”、“无敌风火轮”、“抢凳子”等游戏是常客,这些游戏活动有很强的互动性,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活跃氛围、凝聚合力。但类似游戏在社工服务(也包含其他非社工培训团队实践)中有很高的重复度,活动内容及形式越发僵化,在其效能实现方面存在越来越多的桎梏。

2、游戏重复度高,吸引力不足
在高度重复的游戏氛围中,很多服务对象对游戏的规则、内涵等都有了一定的了解,相关的游戏对服务对象缺乏有效的吸引力。低吸引力状态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服务对象的“角色抽离”,即服务对象身体上在参加活动,心理上可能已经脱离了游戏,作为一个“旁观者”或者运用上帝视角的“分析者”,在预演整个活动的过程,或评判社工活动带领的效果。难以真正的对服务对象形成有效的吸引力。

3、游戏设计意识薄弱,合理性缺失
很多社工伙伴在具体游戏过程中,扮演着“搬运工”角色。其游戏来源大都来自网络及过往经验。忽略游戏在服务角色角度的重复接触因素,相关游戏同服务活动的目的、服务对象的年龄结构、需求结构、认知习惯等的贴合度有待商榷,其游戏的合理性在一定程度上不能完全保证。

总而言之,在社工游戏的设计中,整体上存在这样一种状态——社工想破头,成本一大堆,效果难如意。

二、回应假设
笔者在具体的服务实践中,有过对相关议题的思考,认为造成上述情况的原因大体上有以下几点:1、游戏的概念不清晰;2、游戏目的不明确;3、游戏思路不系统。接下来,笔者将结合自身的实务经验,对以上几点进行系统的解释。

(一)游戏的概念不清

1.jpg

“play”和“game”是英文对游戏的两个基本翻译,其中“play”较为倾向互动性、交流式的具体行动,整体上偏向行为主体和客体之间的行动关系。而“game”更多指向活动主体的行动场域,可以理解为行为的聚集体。在具体的社工实务中,我们会有这样一个期待——在游戏活动的支持下,我们的服务对象或者服务氛围会在一定程度上有所变化。理论上,具体的社会工实务看待游戏更多的是以“关系视角”、“互动视角”来理解的,更加倾向于“play”。但现实操作中,我们会习惯性的去找到一个游戏,然后将游戏套进任务关系或者将人物关系嵌入游戏内容中,会不自觉的将游戏的认识局限为“游戏”本身,更加类似于“game”。

(二)游戏目的不明确

2.jpg

3.jpg

“为什么玩儿这个游戏,而不是玩儿那个游戏?”这个是我们在具体的实务中,必须要问自己的问题。在选择游戏时,要时刻关注游戏同项目目的的贴合度。为什么要在此环节增加游戏,是因为服务对象面临阶段转型还是其他?为什么要增加这个游戏,是因为这个类型的游戏更容易产生正向功能?

理清游戏与具体服务之间的关系,是有效游戏的主要参考标准之一。游戏的功能一定要和服务项目、服务阶段的实际情况与发展目标挂钩。当游戏和具体的服务效果有了直接的关联,并且在项目效能实现中发挥功能时,相应的游戏才能称为有效。

但现实操作中,一些社工伙伴成为了游戏的“搬运工”。在具体的服务工作中,在一定层面上,潜意识的将游戏和项目目标脱钩,形成了“就游戏而游戏”的局面,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游戏的功能发挥。

(三)游戏思路不系统

4.jpg

在具体的游戏设置方面,需要有严格的设计思维融入。传统的游戏设置总体上以“先决定游戏,再寻找物资”为主线。社工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去思考每一个游戏同项目目的的对应点,需要花大量的精力和经费去购置相对应的物资。从游戏的新颖度、合理性等方面来看,都存在着一定的制约。

三、设计技巧

5.jpg

(一)对话过往,关注生活
简而言之,我们小的时候玩儿的游戏,对现在的服务对象依然有吸引力。不要排斥或离我们曾经的经历太远。跳跳房子、打打沙包,在相关服务工作中,仍然有很高的现实意义。实在想不到合适的项目,不如向过往,向生活取取经。

(二)大道至简,融入目的
有效的游戏要和目的结合,忌讳将游戏(可以理解为具体的行动)同目的(可以理解为行动的结果)分离。不要将单个游戏设计的太过复杂,也不要融入太多目的。一个游戏对应一个目的,从逻辑理解、效果评估、行动形式都尽量直观,能实现“A→C”,坚决不采用“A→B→C”。

(三)依托物资,反向思考
做具体服务活动之前,首先考虑我们要实现哪些目标,接着整理我们有哪些物资,通过“目标+物资”情况,引出具体的游戏设计,而不是“确定活动→填充游戏→准备物资”。可以在确定服务目标基础上,结合服务对象的知识结构、身体状况、年龄情况等内容,在我们已有的道具上进行功能延伸。如,一个矿泉水瓶,看谁扔的远,是一个检测力量的游戏。看谁扔的准,是检测协调能力的游戏。如果将矿泉水瓶装满水,就是一个放大镜。如果将矿泉水拆开,多个瓶盖就是积木或者轮子,标签上的字或许也能玩儿拆字等游戏。只要结合服务目标,将看似简单的道具进行功能附加,一个简单的道具就是一百个有趣的游戏。况且,大多数工作站往往有很多既存道具。

四、设计举例

6.jpg

它能写字吗?
它能当哨子吗?
它能立起来吗?
闭着眼拆开、组装,你需要多长时间?
它的内囊能当喷枪吗?
笔盖和笔身能否同时落地?
……

五、写在最后

7.jpg

你的世界,如你所愿!

(来源:社工观察公众号)

发布单位:网站编辑
标签:
热点新闻更多>>
图片新闻更多>>
  • 科学防疫·多彩生活——福利院社工有序恢复生产生活秩序
  • 社工小赵的社区战“疫”——济南槐荫积成社区社会服务中心社工赵周洁战“疫”记
  • 基爱社工—济南“土著”女孩在“疫”线
  • 战役30余天 见证3000余万捐赠款物——济南众诚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社工苗健防疫记
  • 济南市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积极链接资源助残障群体平稳度“疫”
  • 封院不封爱,快乐不能少——济南市社会福利院社工将服务“搬”上门
  • 博“疫”:社工、社区社会组织、社区志愿者的信念与担当——济南市恩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“战疫”事迹
  • “战疫”一线的红马甲——济南市历下区山泉社会工作服务社社工马庆文防疫记